三、志高斷棄不義財 緣結酒坊張掌櫃


  窮人遇上荒年,很多人家裡沒有了吃的。董永家也和很多人家一樣,吃了上頓就沒了下頓,
又可惜是世態炎涼:窮在鬧市無人問,富在深山有遠親。
董永家窮了,他家的幾門富親戚都怕沾上窮氣,再不敢上門了。
靠窮人幫窮人,誰家也幫不了誰家多大忙。董永家三口人的生活,就指望董永一個小孩子出去要飯吃。
  有一天,董永到很遠的村裡去要飯,回來的時候,天色已經很晚了。
他一個人就急忙忙地往家趕,到了莊頭兒時,董永看見地下有包東西。
彎下腰仔細一看,原來是一個大錢褡子。他想拿起來看看錢褡子裡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,
但是錢褡子很重,拿不動。
  董永便放下手裡的筐子,解開錢褡子一看,不由得嚇了一跳。錢褡子裡裝了滿滿一褡子銀子。
董永家原本是小戶人家,他長了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多銀子。誰丟的呢?
  董永是個心地善良的孩子,他知道掙這麼多錢不容易,眼下丟了,失主一定很著急,
說不定還會心疼得尋死上吊呢!天這麼晚了,又這麼黑,到哪裡去找銀子的失主呢?
他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好法子,只好把銀子拉到路邊兒,坐在銀子上等失主回來。
  董永坐在路邊等了好一陣子,不見來人找銀子。再等下去,天更晚了,他一個小孩子害怕。
再說,天色這麼晚了還不回家,爹娘一定很著急。沒有辦法,只有把銀子拿回家了。
董永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一錢褡子銀子背起來,趔趔趄趄地走回家。
  爹娘見董永回來了,心裡的一塊石頭才總算落了地。當看見他身上背了那麼沉一個錢褡子時,
他們怕兒子在外做了見不得人的事,著急地問他背的是什麼東西。
  董永抹了一把臉上的汗,說:「我在村外拾了一錢褡子銀子。」
  爹娘聽了後都不相信,可董永從來沒在父母面前說過謊話。他們把錢褡子打開一看,
果真是滿滿的一褡子銀子。
  董永的爹董尚一看急了,粗聲粗氣地對董永說道:「孩子,人窮要窮得有志氣,
不義之財咱可不能貪!」
  董永一聽,趕忙把撿銀子的前後經過對父母說了一遍。自己的孩子怎麼樣,爹娘心裡最清楚。
董永說的話,爹娘信了。爹摸著董永的頭說:「孩子,眼下是大荒年,咱家裡的日子也不好過,
有了這麼多銀子立時就能成為大富戶。可這是不義之財,咱不能貪佔,
說不定丟銀子的人急得要死呢!這些銀子咱一點兒也不動,給人家存好,等找到失主,
咱們再如數還給人家。」
  董永趕忙點頭答應,和爹一塊兒把銀子抬到了牆角,又在上邊蓋了一些破爛東西。
從此以後,董永天天留心,打問誰家丟過銀子,但是卻一直沒找到銀子的失主。
  幾個月後的一天,董永要飯回來,坐在莊外的那棵大柳樹下休息。這功夫,
一個騎著小毛驢的買賣人向這邊走來。看到董永坐在樹下,那個人從毛驢上跳下來。
把毛驢拴到大柳樹上,沖董永笑了笑,坐下和董永聊了起來。說了幾句後,
那人問董永:「你是哪個莊的?」
  董永抬手往前指了指,說:「前邊這個莊的,叫董家莊。」
  那個人點了點頭,站起身,一邊來回地走,一邊往莊裡看。他好像是自己跟自己說,
也好像是有意跟董永說:「我掐算著,這裡該有個發了大財的人家。可是看了看,
家家戶戶還是和幾個月前一模一樣,不像有人發了大財。」
  董永好奇地看著那個人問道:「大叔,你是算卦的嗎?」那個人先是搖了搖頭,
又嘆了一口氣說:「你是個孩子,說了你也不明白。幾個月以前,我外出做了一樁大買賣,
賺了很多銀子,裝了滿滿一錢褡子。回來的路上,我在北邊的酒店裡多喝了一壺酒,喝醉了。
走到前邊的店裡住宿時,才知道馱在驢身上的銀子丟了。我當時就走的這條路,
我想那銀子就掉在近處這幾個莊裡。要是誰家撿了去,保準能置很多好宅子,
成了這裡的一個大富戶。」
  董永聽了一下子從地上蹦了起來,問道:「大叔,你那些銀子是幾個月前的一個晚上丟的嗎?」
  那個人回頭看了看董永,說:「是呀!」
  董永聽了又問道「那你當時為什麼沒立即回來找呢?」
  那個人笑了笑說:「你真是個傻孩子,我掉的是銀子,不是沒人要的爛菜。
誰家撿了去也不說,找不找不一樣嗎?我後來想了想,也不怎麼心疼了,權當破財免災吧!
再說,我的家業還能撐得住。」
  董永聽完了那個人的話,一把拉住他的手說:「大叔,我找你找了好幾個月了,
這會回總算把你給找到了。你掉的那些銀子還在,我撿到了,跟我回家去拿吧!」
  那個人看了看董永,笑著說:「孩子,我歇會兒還得趕路呢。你很會說笑話,
我可沒功夫和你玩呢!」
  董永急了,說:「大叔,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。如果不信,你到我家去看看,
就知道我不是騙你的。」
  
那個人一時犯難了。相信董永說的話吧,他活了這麼大年紀還沒聽說過這種事。
不信吧,看董永那樣子不像是說著玩的。最後,他還是半信半疑地跟著董永去了。
  到了董永家裡,董永先跑進屋,高興地大聲說:「爹,娘,丟銀子的大叔找到了,
我領他到咱家拿銀子來了。」
  董永的爹趕忙出來,把那個人迎進屋。他怕小孩子做事不穩當,又從頭問了一遍。
當他確信銀子是這個人丟的了,才從牆旮旯裡拖過錢褡子,說:「你當面點點數,看少了沒有。」
  那個人一下子呆了。一個孩子到處要飯,守著這麼多銀子竟一點也不動,要不是親眼所見,
誰也不信是真的。
  過了好一陣功夫,那個人才緩過神兒來。他向董永的父親問道:「老哥,
誰都知道銀子是好東西。眼下又遇上荒年,你一家人就指望一個孩子要飯吃。
可你守著這麼些銀子,為什麼一點也不動呢?」
  董永的父親搖了搖頭說:「將心比心,以心換心。要是我掉了銀子,一家人說不定會餓死。
雖說銀子是拾的,可就這麼要了,良心上怎麼也過不去。說實在話,我有這麼個孩子,
已經心滿意足了。」
  那人信服了。他把銀子分成兩份,非得分一半給董永家不可。董永一家人說什麼也不要。
那人看看沒法子,只好嘆惜了一陣,把銀子帶走了。臨走時,
那人說:「我是南邊一百里外的張家莊,叫張萬。我家裡開灑坊,還有點別的小買賣。
你家如果是有了什麼難處的話,一定叫孩子去找我。」
  張萬說完,拜別了董永一家人,帶著銀子走了。


創作者介紹

。◕‿◕。°ღ ⊙殘心羽喵⊙ ღ°

°ღ Nina ღ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